有個阿郎

太多時候,
我是一个幻想主义者,
在心中虚构了一切,
顾影自怜,
还要独自感动半天。

有谁能在从小长大的城市里走出异乡的感觉来?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有個阿郎 | Powered by LOFTER